如何看待51信用卡因「暴力催收」被查,这是否意味着 P2P 走到尽头了

公司警车在门口集结,集团股价暴跌30%——没人想到,由新湖系撑腰、JD.COM、小米等顶级资本支持的51张信用卡,居然会“雷声大雨点小”。其广为宣传的包容性金融和技术赋权甚至会被暗中弄脏,成为其暴力收取高利贷的帮凶。当独角兽被异化成毒角兽后,警察成了名副其实的“毒角兽捕手”。。。回望萧瑟之处,原来是十年互金后的九死一生。

10月22日凌晨,51的港股上市公司51信用卡发布公告,称公司的杭州办事处正在接受政府有关部门的相关调查,而包括主席、行政总裁、执行董事在内的部分员工正在“协助调查”,并强调两位董事未被相关部门扣留:10月22日凌晨,港股51家上市公司51张信用卡发布公告称,公司杭州办事处正在接受政府相关部门调查,包括董事长、首席执行官、执行董事在内的部分员工正在“协助调查”,并强调两名董事未被相关部门拘留:

随后,公告中提到的公司创始人孙海涛也在微博上道歉,承认由于管理不善、监管不严,他“在与借款人联系沟通过程中有一些过激行为”。

众星云集的资本新贵。

股价闪崩背后的大股东首当其冲。

公开资料显示,51信用卡第一大股东为公司创始人孙海涛,持股比例为39.03%。其次是新湖宝,一个“新湖系”,其持股比例高达21.83%。

至于“黑天鹅”,新湖宝昨晚也发布了“否认三家公司”的公告,称公司虽然股份较多,但并不参与实际经营管理,两家公司之间既没有人员往来,也没有业务和资金往来。不过,该事件对公司的实际影响暂时无法评估。

然而,事实上,由于51股价的连续下跌,这笔对新湖宝的投资已经损失了近10亿元。

当然,新湖并不孤单。从公司主体杭州恩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现有的股东和融资机构来看,背后有一批极其豪华的投资集团。

对于股东来说,除了新湖宝的再现,还招募了知名PE天图投资的三只基金,老牌基金公司嘉实的私募基金,以及两个资本圈大佬王亚伟和盛希泰都上市了。。。股权关系逐层渗透后,51家甚至可以和PICC、上汽大众相关,间接关联的公司已经达到37家。

如果融资轮也包括在内,51张信用卡的投资阵容会更加亮眼。从天使轮的薛蛮子、B轮的小米科技、京东数字科技、顺威资本,到C轮的林静、前海母基金、银泰等。。。被这么多明星资本看好,在认真跟风的互金圈是很少见的。

当然了,资本之所以趋之若鹜,自然是因为有利可图。而和蜂拥而起的其他同行相比,51有着其他平台所不能比拟的绝对优势——“流量黑洞”。当然,资本之所以涌向中国,是因为它有利可图。相比其他同行,51有着其他平台无法比拟的绝对优势——“流量黑洞”。

要知道,在登陆“51”之前,创始人孙海涛有三段创业史,是资本领域最勤奋的蓝海开拓者。

创业多年,他深知资金周转的种种困难,也从自己的困境中得到启发。孙海涛想起了信用卡管理的商机。

“互联网有什么数据来判断一个人的信用水平?”“不管谈不谈信用,人品如何,找个量化的方法。”

2012年,孙海涛创立“51信用卡”,将公司定位为“中国最大的在线信用卡管理平台”。

事实上,他做到了(他管理的信用卡数量达到了1.387亿张),但这还不够——因为管理卡的生意很大,但却赚不到钱。为了实现这批资源,孙海涛讲述了自己的新故事——信贷撮合业务“恰逢其时”。

从2013年开始,51开始在金融行业试水,通过信用卡管家应用等应用向用户提供贷款产品,并从中赚取所谓的配套服务费。

2015年,不满足于为别人“牵线搭桥”的51开始“自食其力”。按照51平台的“人物系统”,当年就推出了自己的产品51人物贷。由于其信用卡业务积累了大量的“客户”,因此“个人贷款”在网贷业务中得到迅速推广,一度成为其主要收入的“承载者”。

事实上,单从盈利能力来看,上述明星机构并非盲目。

据其最新半年报显示,截至今年上半年,51张信用卡实现营收14亿元,同比增长9.8%;净利润3.09亿元,同比增长12.9%。

在所有营收项目中,“信用匹配”贡献巨大,上半年信用匹配总额为138.38亿——事实上,公司2018年营收较2015年增长了30倍。

。。。毫不客气地说,在充满活力的平台环境和忧心忡忡的平台背景下,51的相关业务仍然逆风增长是极其困难的(愉悦贷第二季度利润下降20%+)。

异化的“有毒”角兽。

在孙海涛的《创业纪实电影》和《燃点》(这部电影有毒)中,他曾说过这样一句话:做第一的公司,没有选择;你所能做的就是逃命。

如今信用卡能活得更久,不仅仅是因为它又快又大,还因为它与时俱进的“新故事”。

互助黄金目前的转型方向,如助贷、小贷、最热的“科技赋能”。

有趣的是,这些在当前环境下的生存方式已经融入了51的印象标签。

先说“普惠金融”,这是我国近年来推出的新政策、新模式。就在几天前,51张信用卡刚刚获得中国互联网金融中心颁发的“金融扶贫杰出先锋奖”。

相比之下,“技术赋能”是51试图宣传的商业特色。据其官网信息显示,51信用卡自主研发的风险评估系统iCredit“依托公司超1亿用户和海量数据,形成了近万个20多个维度的风险控制变量,为全流程提供一站式风险管理服务”。

从这个角度来看,不仅现有业务优秀,其未来发展也是可以期待的。。。雷霆之前,沈万洪源也以“51信用卡风险收益比有吸引力”为由给出了好评评级意见。

但是,哪里有鸟叫,哪里就一定有毒蛇叫。看似美好的普惠和科技也会成为那些不择手段关心的人的牟利工具。

要知道“普惠”群体的经济实力较弱,无法从正规渠道获得足够的信贷,只能转向利息更高的民间借贷(中国版次贷?);此外,由于缺乏一定的金融知识,他们更容易被套路和蛊惑,为了应付债务往往不得不“以债养债”,甚至走上“高利贷”的道路。

在一个投诉平台上,“51人格”就像4000多条投诉,其问题大多与高利贷和高额服务费有关。

于是乎,在这种变质了的普惠模式里,就有了五大三粗的壮汉堵门,及唾沫横飞的泼妇骂街。结果,在这个每况愈下的普惠模式里,有五大三粗的壮汉堵着门,还有恶毒的泼妇在街上骂。

这里还需要指出的是,这种脏活平台是“不合适”的,一般的做法是找专门的催收公司来“配合”。考虑到耗时和费用因素,一些平台甚至将逾期债权“出售”给这些公司。当涉及到自身切身利益时,这些外包公司的催收自然会异常辛苦,以至于出现了孙总提到的“过度行为”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收藏这个老行当近年来也“升级”了。直接访问已经过时。。。目前的做法是通过电话骚扰他们的家人,而P图打扰他们的朋友,破坏他们在单位的形象。这次升级的背后,个人隐私获取的技术支持是不可或缺的,而在大数据领域广受欢迎的金木公司究竟扮演了怎样的角色,就耐人寻味了。

事实上,在新的P2P脚本中,技术赋能和大数据原本是极其重要的风险控制工具。

马云曾指出,真正的互联网金融依靠数据技术、数据风险控制体系和信用体系的数据积累来服务金融家。

然而,许多标榜大数据的现有公司并没有完成必要的贷款审查,也没有进行有效的贷后管理。甚至对于一些不良网贷,他们提倡“先松后紧”,利用爬虫技术抓取个人信息,通过保证归集来避免来回风控的问题。

这个所谓的网络爬虫,就是按照一定的规则自动抓取互联网信息的程序,原本是大数据行业常用的技术。

然而,数据是公开的和私人的。前者叫采摘,后者叫窃取,窃取的信息可能会流入一些黑色产业链。在像51出事这样的各种猜测中,有人直接指出51用爬虫抓取了某一行的数据,然后被银行举报。

对此,51也在中午的最新公告中进行了澄清,称“集团所有个人信息收集均由合法用户授权,不存在未经用户授权非法窃取信息的情况”。

当然,还没有决定是黑是白(否则,为什么暴力收集会摧毁程?),情况需要警方进一步跟进调查结果。然而,被负面消息困扰的“51人格”已经走在前列,短期的“挤兑”效应恐怕不可避免。而回款放缓也会推动坏账率,其累计107亿的贷款余额能否改善?

写完了,还有一些话不吐不快。打击暴力催收并不意味着纵容老赖,但高利贷在中国五千年的悠久历史中可以横行。

从这个角度来看,“发展欲望”的行为本身是否就是共同基金乃至各类金融创新的原罪?

posted @ 21-10-27 04:49 作者:admin  阅读:

Powered by 国产精品久久免费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21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