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何用最文雅的方法骂龙族作者江南-

中国通俗小说的改编模式与其他地方不同:都是大街上的大柜台,里面有快钱,随时可以成立。写东西的人,下午和晚上写文章的人,经常出一个IP,拍一部电视剧。——这是十几年前的事了,现在要有大IP。——站在柜台外,热拍赚钱;卖多了可以做个手机游戏,或者众筹模式,做个衍生。如果你比较出名,可以拍个视频,但是这些客户,大多是文字交易者,并没有那么有钱。只有文化带老师,我们才能走进商店旁边的房子,仔细讨论,慢慢放权。

从二十岁开始,我就在一家改编小说的公司当哥们。店主说我太傻了,等不到我写东西,我就在外面做点事。商人这个词,外面虽然好说话,但也有很多唠叨纠葛。他们经常要亲眼看着快钱从银行取出来,看流量明星有没有到,亲自看快钱送到流量明星那里,然后才放心:在这种严肃的监管下,进入剧组也是非常困难的。所以几天后,店主说我做不到。幸亏举荐的头头大,不能辞退,便改任了掌管水军的一个无聊职位。

从那以后,我一整天都站在柜台电脑前,负责我的职责。虽然没有失职,但总觉得有些单调,有些无聊。店主是一张凶狠的脸,顾客都板着脸,让人热闹。只有江南到了店里,她才能笑几声,所以我还记得。

江南是唯一一个充满商业气息,自称艺术家的人。他中等身材;就像一个死去的孩子的脸,他的眼睛里经常有虱子。。。没有狮子;斯文的一副黑框眼镜。一开始穿阿玛尼,后来就没穿了。一般来说,只有土包子配不上他。当他与人交谈时,他总是充满创造和艺术,教人们他们不懂的东西。因为他总说自己是江北人,别人就给他取了个笔名,叫江南,出自古书上“江郎最好”、“小赖处处捉南关”的话。江南一到连队,所有改编小说的人都看着他笑,有的喊:“江南,你手里还有一本账本!”他不回答,对柜子说:“拍两部电视剧,需要一个手机游戏。”然后排出几个IP。他们又故意大声喊道:“你一定又偷了别人的主意!”江南睁开眼道:“你怎么这么无辜空?”“什么清白?前天亲眼看到你偷了大脚的求婚点子,追了去。”江南面色通红,额头上青筋毕露。他认为,“创造力不是偷窃...创造力!.......作家的事能算偷吗?”接连几个词很难理解,比如“打孩子”、“人生少有的意义”等,引得大家捧腹大笑:公司里里外外充满了欢快的空精神。

听人背后议论,江南以前搞九州,最后没什么大钱,又酸又次。于是恶转胆,得九州分手。幸运的是,我写几本小说的时候,编了几条龙,把它们变成了一碗饭。可惜他也有同样的坏脾气,就是懒于喝酒。坐了不到几天,就搞商业化,瞎写。如果是这样,好几次,都没有好人吹他的书。如果江南没有法律,难免会做一些让读者偶然流泪的事情。但是在我们部门,他赚钱比别人快,也就是他脑子渣多;虽然时不时没有新的工作,我会摸一会鱼,但一天之内,我绝对会吃一顿冷饭。从粉板留下了一个新的赚钱项目。

江南成立了一个项目,她的红脸逐渐恢复。然后又有人问:“江南,你真的写了《九州缥缈录》?”江南看着问他的人,露出不屑争辩的神情。他们接着说:“你为什么在电视剧里安排姬野当男仆?”江南立刻表现出不耐烦,她的脸上满是不屑,嘴里还说着什么。但是这次都是老九州,有些人不理解。这时,所有人都笑了:公司内外充满了欢乐空。

这种时候,我可以附和笑声,店主永远不会责怪。而且,掌柜见到江南,也经常这样问他,让人捧腹大笑。江南知道她不能和他们聊天,所以她不得不和年轻人聊天。曾经对我说:“你见过JOJO吗?”我点了点头。他说:“看到JOJO后,...我给你做个测试。信太郎的白金之星,什么样的能力?”我觉得,背刺的朋友,像狗一样的人,活该考验我吗?他转过脸,没有理会。江南等了半晌,语重心长地说:“不知道?.......我教你,记住!这些事情应该记住。将来你大V的时候,骗萌儿用。”我以为我离大V级别还很远,这个大V只是一个高级水军。他又好笑又不耐烦,胡乱答道:“谁要你教,你不剪掉一会儿?”江南看着很开心,敲了敲柜台上两根手指的长指甲,点点头说:“对,对!......总统说:“只有克服不成熟的过去,人们才能成长...“,你知道吗?我越是不耐烦,我就闭着嘴走开。江南刚把指甲浸在茶里,想用电脑写字。看到我不热情,她又叹了口气,表示非常遗憾。

有几次,江南小粉丝听了哈哈大笑,围着江南冲来冲去。他给他们看了龙五,每人一个。看完了,但是为了你,孩子们还是不散,眼睛都在看章单。江南慌了,摊开手指盖住章名,弯下腰说:“不多了,我快没了。”直起身子看一看,但为了你,我摇摇头说:“不要了,不要了!多哉?不多。”所以这群孩子看到了90多节的笑声。

江南使人幸福,但没有他,别人也会这样生活。

有一天,大概是龙幻出事后的两三天,店主正在慢慢结账,脱粉板,突然说:“江南好久没来了。还欠上亿!”我也觉得他很久没来了。一个酒徒说:“他怎么来了?....他又输了比赛。”店主说:“哦!”“他仍然只是坏钱。这次我晕了,去了腾讯。腾讯的劣币,刚刚好?”“后来怎么样了?”“怎么样?首先,爆炸速度令人感动。后来,它只是杀了人的钱,砸了半夜,然后移除了游戏。”“后来怎么样了?”“后来,游戏被移除了。”“下架怎么样?”“怎么样?.......谁知道呢?徐得救了。”店主不再问了,仍然慢慢地结清了账。

《上海堡垒》上映前后,风评一天比一天凉,望着大街;我已经抹了一整天的灰了,所以我得洗地板。后半天,没有顾客,我闭着眼睛坐着。突然我听到一个声音,“发表声明。”声音虽然极低,却很熟悉。看,一个人也没有。江南站起来往外看,靠着门槛坐在柜台下。他戴着墨镜,几乎认不出他了。穿着熊皮大衣,两条腿,嘴上戴着口罩,耳朵上挂着一根细绳;见到我后,他说:“去宣传一下。”店主也伸出手说,“江南?你还欠上亿!”江南十分郁闷,仰面答道:“这.....我要去俄罗斯观光。这次是上海堡垒电影,要加强宣传。”掌柜照例笑着对他说:“江南,你又刚花了冤枉钱!”但这一次,他没有说清楚。他只是说:“别开玩笑了!”“取笑?如果不对,游戏怎么能去掉?”江南小声说,“技术调整,调整,调整……”他的眼色像是在恳求店主,所以不要再提了。这时已经聚集了几个人,店主笑道:我拿着计划,拿出来,放在门槛上。他从破烂的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,放在我手里。当他看到自己戴着手套的时候,我并没有怀疑他真的想去俄罗斯,但是去俄罗斯也没必要这么偷偷摸摸吧?我摇摇头,江南去了,我怎么了?很快,看完计划,他在别人的笑声中慢慢地走着。

从那以后,我很久没有见过江南了。《上海堡垒》电影上映时,店主取下粉板说:“江南还欠着几个亿!”要评分猝死,他说:“江南还欠上亿!”票房破1亿我才说出来,4分也没看到他。

我到现在还没看到——江南确实去过俄罗斯。

(一转攻势)

放映前后,我知道有人说看到了江南。但是我对这些传说有疑问。

然而,这很快被证明是真的,证人是他自己出席了会议。还有微博,是关于电影《上海堡垒》的。而且证明了这部电影不仅是失败,而且是突然死亡,因为影评中有一致的谩骂。

我没有亲眼看到;我听说他,江南君,当时很高兴邀请他去鹿晗。自然只是小鲜肉。没有人会料到会有这样一张网。然而,电影上映后,它被扔到了街上。从发型上来说,剧情的特效已经得到了各地人们的认可,但他们却死无全尸。过了一会儿,分数降到了3.2。

一直在司马脸上阴沉的蒋南俊,真的亏了钱,这是真的,他自己冷静的微博就证明了这一点。当一个作家冷静地转身,对着被逼黑粉的嘲讽镜头翻滚时,那是多么令人激动的伟大啊!姜大作家对龙二丰功伟绩的强调被归入罂粟的武侠,可惜被一点票房彻底抹杀。

当初,当猴子电影还是八行的时候,江大编剧就谈到了因果报应。现在轮到这位商人三路扑街,直到龙电影大爆的那一天他都起不来了。他在嘲讽的时候,不觉得自己也有报应吗?

活该。

(噔咚两转攻势)

其实这江南也只是不差钱,种了几代罂粟花,他们也有不差钱。只要江大的作家继续开发花田,他到目前为止所做的一切永远不会是完全木讷的。

所以,不要停!(指的不过是你的理由)

posted @ 21-10-27 05:44 作者:admin  阅读:

Powered by 国产精品久久免费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21 版权所有